干货|“10亿+”编剧袁媛:电影制作是接力赛 胜出需要能力和运气

2019-07-27


“万事开头难”,编剧这个行业也不例外,对于很多入门的编剧新人来说,第一步就是迈过行业的门槛,那么,如何更好地“入门”呢?我们不妨听听袁媛老师怎么说。袁媛老师是导演专业出身,用她自己的话说,她在正式进入编剧这个行业前,也是度过了非常长的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袁媛老师这段曲折的经历,以及从中获得的经验,对于我们“入门”编剧行业,都是非常有借鉴和指导意义的。接下来,我们就从袁媛老师在华语国际编剧节上的课程中取一段“真经”,以供入行学习使用。


著名编剧,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电影硕士导演专业,代表作品:《滚蛋吧!肿瘤君》、《后来的我们》等。2016年担任夏衍剧本文学奖终审评委,2017年担任北京国际电影节创投项目复审评委。


一、编剧如何做到与生活和时代不脱节?

“不能一直低头干活,也要抬头看天”


因为平常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但是我是觉得尤其是影视行业,因为它变化太快了,它其实是需要持续不断的学习,尤其是随着我们自己创作者年龄的增长,我们会渐渐的就是所谓离年轻人会有一点远,因为我是80后,但是现在让我去揣摩90后或者是00后的这些心态的话,就一定会隔着一些东西,你就必须得去观察你身边你想要写的这些人,然后你才能把握到一些让别人觉得真实可信的生动鲜活的东西,这也是我只要出去跟大家去分享一些东西的时候一定会强调的一点,因为我相信我们中间就是这些学过中文也写过小说,写过一些东西的人,一定都会在观察生活上获得了非常多的一个好的作用。就是你会发现你自己你如果不出去,你如果不去观察,你不去研究,你不去就是具体的深入的去研究你想写的那个东西,你不去大量地去看别人是怎么写的,你很难在家说我自己天天就闭门造车的,我就能写出一个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剧本,这是不现实的。


所以说编剧辛苦的写很重要,但是不能一直低头干活,也要抬头看天,这个也是我经过几部电影下来得出的一个结论。这就是一个愉悦的一条路,就是你再怎么走捷径,你特别想达到那个目的,走最短的路,对不起,这条路不可逾越,你想写出感动人的,你想写出让别人感同身受的,能引起对方共鸣的,你甚至想让别人为你的东西笑、哭,你就得去从生活中找到这些点。


二、编剧的创作理念来自哪里?

“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


这个是我基本上出去以后都一定会说的,然后再接下来我就想讲一个,我引用一下著名作家海明威的一句话,就是一个作家不幸就是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实际上就是我也希望在座的各位拥有一个不太幸福的童年,因为大家都知道我在《后来的我们》里写了一句台词叫“幸福不是故事,不幸才是”。因为你会发现幸福是乏善可陈的,就像托尔斯泰写的那句话一样,幸福没有什么好说的,都是千篇一律的,只有不幸才是,痛苦才是。我相信很多作家,很多编剧,很多导演,他诞生创作的理念一定是从他自身感受到的这种痛苦中得来的。


就比如说,我们讲了国产的这些你会发现所有的至少是拍文艺电影的导演们,他所有的东西几乎都和他的个人经历就是自身的体验是相关的。然后我正好最近我自己也拍了一个小电影,然后我把他拿去台湾给剪辑老师就是廖庆松老师,因为廖庆松老师也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剪辑师,在我们华语电影圈里面一直剪这种文艺片。然后他有跟我讲过,说每一个导演他只有拍第三部电影的时候,他才真正的在开始拍电影。


他(剪辑)的第一部电影就是《童年往事》,第二部电影就是《恋恋风尘》,直到他第三部电影的时候,他才有可能摆脱掉他自己的人生对他自己作品的这种影响,但是我相信即便他第三步才真正开始拍电影,但是他后面的电影也一定会一以贯之的,就是摆脱不掉他自己的生命在他身上留下的这些痕迹。


三、如何能引起观众的共鸣?

“小人物,正能量,大情怀”


刚才是扯远了,我们再折回来讲,我看到我的研究生导师游飞老师了,我现在在台上讲话,就有点紧张,看到老师。大家能知道的,我写了两个电影,就是在院线上上映的,就两个电影,一个是《滚蛋吧肿瘤君》,还有一个是《后来的我们》这两个电影。因为这两个电影就在不同程度上可能让观众哭了吧,所以就很难甩掉一个标签,就是袁媛你是最能写这种情感的,就是最能煽动煽情,去让观众哭的这么一个编剧,总是想问我有什么能让观众哭的秘诀吗?没有什么秘诀,就是要把人物写得像人,所有的电影当中你的主角他必须是一个人物,他不是一个纸片,他也不是一个面具,他不是一个符号,他必须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就是我们国家不是一直在提倡这个“小正大”吗?


三种说法,小人物,正能量,大情怀。为什么说要去讲一个小人物的故事?因为小人物是世界上最多的人,大人物永远是凤毛麟角。你想你想要去打动别人,那你最好就从普通人的一个视角出发去讲一个小人物的故事,这个是最能引发观众共鸣,因为我们为什么要引发观众共鸣,因为你希望观众坐在电影院的时候,他看这个电影的时候,他不是以一个渐离的方式去看你,他不是在看一个超级英雄的一场游玩!因为我们去看那些商业大片的时候,你不会把那个东西当成自己的生活,你看的是别人在这个电影里面在这一场梦里面怎么去天马行空地去尽情发挥自己的想象,你90分钟过后你的梦醒,那个东西不会给你的生活带来任何一丁点的改变,不会让你去思考,不会让你去有什么剧烈的影响,但是只有当电影中的人物,他和你一样也是小人物,他经历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在你的生活中也许不是原样的事件发生过,但是同样的这种喜怒哀乐的情感在你身上有过,你就一定会带入到,你就会被这个人物“抓”进去,沉浸其中,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好莱坞的编剧大师也好、导演他们都在强调这样说。


四、如何去创作一部类型片?

“它就是一个公式”


因为文艺片是一个非常个性化的表达,它不存在说技巧什么的,我觉得那是艺术,我们不讨论艺术,我们讨论的仍然是类型片,就是我们俗称的这种所谓商业片的这种东西,因为商业片是有套路的,但是文艺没有套路,文艺你可以随意发挥,只要你到最后达到你的目的就成功的。但是商业片没有那么多能够你随意发挥的东西,它说的不好听一点,它就是一个公式。


如果大家看过有一本编剧书叫《救猫咪》,也算是一个在编剧的书籍当中是一本非常有实践指导意义的东西,它把电影它要经历的多少个步骤,一共分为15个步骤,就是从头到尾。你会发现它是非常工整的按照三幕式的这种方式去分析一部电影,这个东西,我是建议没有读过这本书的同学你去读这本书,然后书里提到的所有的案例。你一定要看过之后你才懂它在讲什么,然后你如果不相信的话,你去把这15个步骤拿去跟你认为特别好的商业片,任何一部你去对一下,你会发现没有一个例外,几乎没有一个例外。


当然偶尔也会出现一些特例了,比方说诺兰那种,他那种级别的商业片,我觉得他是个性化的一种导演,我们不要把他放在这里,因为我相信大家大部分来这里就是想听到的仍然是你们希望自己的作品进到电影院当中是能最大程度地被普通观众接受,而不是说我只想抓住某一个小众的群体,他们认可我就行了。大家肯定不是这样想的,肯定还是希望说你们的那个东西能够被大家更多的人欣赏,所以首先推荐的《救猫咪》这本书,这15个节奏的节拍表,大家一定要去读。


五、创作剧本时如何做到有全局意识?

“15个节奏的节拍表”


因为自己我第一次写“肿瘤君”的时候,其实“肿瘤君”它不是一个一开始被定义为说你要去写一个商业类型片的东西,但是我恰好读完了《救猫咪》那本书,然后我想不如我试着就用15个节奏的节拍表,我是真真正正地用节拍表在每一段的开始写开端,然后写一段话,写完了以后到终点一段话,到灵魂黑夜再一段话,到最后中长画面一段话的这种方式。因为这是完整的能看出你这个电影是什么结构的东西,我发现很多编剧在一开始写的时候,实际上我们是没有全局意识的,我们一上来,可能就是能触发你们去写这么一个东西的。


那个点可能非常小,并不是说一件什么事儿,也许真得就是一个细节一个瞬间,然后你抓住了这个瞬间,你就想通过这个瞬间,你想把它扩展成一个有前因有后果,有开端、发展和高潮的这么一个故事。但是大家都很难做到的是,你怎么才能用一个非常宏观的一个眼光去看待这个故事。可能单场戏,我觉得也许大家都是写过小说的人,可能人物也抓得住,对白也抓得住,就是都不会难倒你们,但是做结构就是小说跟剧本的结构是完全两回事,因为剧本是一个相当专业的需要影像化的东西。我最近也是看一些剧本选拔赛的时候就会出现很多,在我们看来会有一些不专业的这种写法,就是你写的东西不是可视化的。


你写的东西,你可能写了一句话,写的是某个人的心理活动,你一上来开场去介绍某个人的时候,你说这个人多大年纪这个我们是可视化,能看得出来。但是你说他离过婚,对不起,他走过来的时候我是看不出他离过婚的,你还是需要说我通过一场戏什么的,我去尽可能地带出这个人物的信息,你为什么会去想要去强调他离过婚这个事儿,他对人物有什么帮助?大家一定要记住,电视剧你也许可以肆意的发挥多写一些,只要你的剧情不跑太偏就行,但是电影因为受时长的所限,它只有90分钟或者120分钟的这种时长的情况下,最好保证你剧本中出现的每一句话,每一场戏都是不可替代的。


六、如何做到每一场戏都是不可替代的?

“浓缩概括成一个个分场”


用一个简单的方法,假如说你们有一些编剧真的是一上来,他可能大纲都不写,分场也不写。上来就一下子可能三四万字的剧本就出来了,然后他也搞不清楚说写完之后,我这里面我究竟哪个地方不对或者不好,我应该继续怎么改。我建议是如果大家会写分场的话,尽量用你的分场,因为戏肯定是有数的,你要么90场戏,100场戏、120场,它是可以浓缩概括成一个个分场的,你就把浓缩好的这120场戏,把它制作成小卡片,你把它贴到板子上,你一场一场的去告诉别人,自己做也行,你找一个更客观的一个朋友帮你来做也行。就是你要向他讲述说我为什么要写这场戏,我写这场戏的目的达到了啥?就是我想赋予这场戏的功能是什么?我是想展示人物性格,我还是想推进情节,我还是想制造一个巨大的冲突、转折还是怎么样,我还是想这一场是重场戏,我要点题什么的,你一定要说出说这场戏有什么用。


接下来你把这场戏盖住,你看前面那场戏和它后面那场戏如果缺了这场戏会不会有影响?会不会让别人看起来说我在理解上我会损失了什么?如果对方说没损失什么,就是你要交代的东西,我从前面到后面我都看得懂,对不起,你这场戏就是一场废戏,就说明它没有用,狠心的要把它去掉。要么别人说我也觉得这中间缺了什么,但我觉得你这个也不足以说能够起到连接两场戏,那就说明这场戏肯定是出了问题。


它必须要有,最好是它非常准确的能达到你想让它拥有的功能,这也是一个非常简洁的办法。就是教你们如何客观的去看待自己的剧本。因为我们第一次做“肿瘤君”的时候,就是我们有一个非常强的一个策划,因为我当时也是第一次做剧本,我做分场,我是按部就班的写好大纲,完了分场之后,策划就带着我说,我们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就是贴满了这个白板,然后我们一场一场的看,我要向他解释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写,我这么写就是达到了什么功能。但是他如果问我问题,我答不出来的时候,那就说明我这场戏有问题,你这场戏你就必须要改,或者是要删掉。


他还教我说,他写完剧本之后他可以不看剧本,他不看剧本,他躺在那里想说我第一场戏什么,我第二场戏是什么,我第三场戏是什么?他能一场一场顺下来,当他说我想不起我第十场戏是什么的时候,说明你第十场戏是有问题的,你一定要把它拿出来再看一眼,我为什么想不起来它。


我觉得对我来说比较重要的两本书,一本是《救猫咪》,另外一本就是我们编剧的盛典,就是那本《故事》的书。


七、我的从业经历

“经历了非常长的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


游飞老师,我的研究生导师。我不得不说在上研究生期间,实际上实践的机会比较少,因为大家对我们国家的这种影视的这种教育也比较了解,大部分实际上老师想教学生的都是一些大师级的教育,他很少去教你关于商业片应该怎么去操作,大部分还是让你教你去欣赏一部好电影,给你看到的都是一些非常经典的电影,你都觉得叹为观止。这些就是思想特别深邃的大师们,你会渴望企及他们,但是你会发现这个事是不现实的,因为这个大师不是教育出来的,那是他天生他就有这种感悟力,他有这种敏锐度,他对人类,他对这个社会,他对哲学什么的,他都有他自己特别深刻的这种认识,他才能用他的语言体系,或者是他的这种风格去呈现这种东西。我倒不是说我们这中间不存在大师,这说不好,而我们大部分人其实我们是能用平实的语言去讲好一个你想讲的故事就够了,就是这一点。


我为什么要感谢我这个研究生导师,我在上研究生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做一个课题,因为我导师他研究的是美国电影嘛,美国电影,他要出一本书,我们几个研究生就被分派的任务是你每个人都必须负责一个时段,你可能从电影之初到30年代,从30年代再到60年代,从60年代再到90年代,90年代之后,他把这几个美国电影分为几个时期,什么新好莱坞时期,然后我负责的那一段,电影类型形成的经典好莱坞时期,就是我不得不在那个年纪,我觉得大部分年轻的孩子其实不太愿意去看老片子。我们还是想因为我们虽然受那样的教育,但你平常你能看到的片子大部分还是类型片、商业片,你还是会去羡慕那种大制作,看上去都冒着珠光宝气的那种电影,所以就被迫,算是被迫说你必须得看那些电影,你必须得研究那个时期,你必须把经典的好莱坞电影、所有人都写到的经典好莱坞电影,你看看别人怎么写的。


那是一个算是学生作业,大概前后也写了一年多的时间,就你不得不去说,我得把这些类型片全都总结一下。那个时候我是没有意识说那个东西对我来说有什么样的影响,因为我对类型没有概念,完全没有概念,写完那一章大概几万字之后我才有那么一点点感觉,我知道,哦,原来爱情片是这样的,西部片是这么发展得来的,就是黑帮片是什么样的,歌舞片是什么样的,才有了一种自觉的意识,就是看电影的时候会知道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类型片,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类型片,然后它所有的类型片那种程式化的那些东西,在这部电影中是又用了一种什么样的方法去变化它,让你既不跳出那个套路又让你感觉不一样,就这个方面的训练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棒的也是我觉得在读书期间最宝贵的一次经验吧,虽然是不是我自发的说要去做这么一件事,但是也特别感激老师强迫我去做了这么一件事。然后等到毕业之后,实际上那个时候2007到2008年的时候,就是我们的中国电影还不太怎么样,基本上毕业的学生是很难找到一个进入到影视行业的这么一份工作。


你想接近这个圈子,你几乎都是假如你不是世家出身,或者是你不是背后有你的家庭,有雄厚的财力去支持你,动不动就给你个几十万,上百万的让你去拍这么个东西,几乎你是没有任何门路。你不知道出路在哪,也不像现在这样会有各种各样的培训活动,就是“神灯密训计划”这样的机会让你去学习,这个当时都是很少的,因为那个时候没什么人看电影,我都自己在家天天看这个盗版电影,我怎么能指望就是普通观众还跑到电影院里去看电影,所以就是经历了非常长的一段比较痛苦的时期,就是因为你不知道出路在哪里,我又是学导演专业毕业的,就是你一毕业当导演这几乎是个笑话,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当时也是有问过导师说怎么办,如果还想当导演应该怎么办?然后导师说所有的好导演,他最好都得是一个好编剧,你要不就从编剧开始,然后才说好吧好吧,这也不是说我想当编剧就一定能当上的。我相信所有的,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就是在编剧的路上走了多远了,是还在给人当枪手还是说自己已经写了很多东西,但是不知道往哪去投,还是说已经和一些比较核心的资源有过一些接触了,我相信大家的阶段都不太一样,但是基本上都不可避免地一定要走过很长一段弯路,这段弯路会很长。


我不知道你们现在已经走了多久了,这个有可能还得继续走下去,先给大家打好预防针,铺好这个路。我也是我都毕业几乎七八年了,就是中间真的是做了无数件事,写了无数个,各种东西都写,栏目剧也写,纪录片也写,还有电视剧,然后那些没头没脑的电视剧也写什么都写,几乎是只能非常勉强的维持温饱的这么一个水平。直到有一天有朋友说我们买了一个漫画,你要不要过来给帮我们看一下。然后在这之前因为失败的东西太多了,很多东西真的做了以后就不了了之,你不知道中间哪个环节出问题了,但是十个有十个都是失败的,都没出来过。然后几乎你在这种打击和挫折下,你很难说,很难说我还不断的说对所有的东西都充满希望,就只能是一种非常佛系的心态,真的就是一切随缘,你尽自己的努力做到你能做的就好。


但是这个东西的结果不是你一个人能决定的,因为大家也知道电影涉及的环节太多了,我之前一直都把电影制作比作是接力赛,就是每一棒都必须跑得最快,才能达到你到最后才能赢,你中间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了错误,你的失败都是致命的,所以说你自己自身具备的能力是第一要义,第二,你还得有足够的运气,基本上我就拿去年特别火的《我不是药神》这部片子为例,那也是一部天时地利人和的片子,它中间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而且大家也知道这一定会是一个特别敏感特别就是非常难的,所以说它背后有大咖的监制,有各种各样的人愿意为它努力,因为这是一个好东西,大家都希望它能做出来,我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


我们的国内关于电影审查方面的这些制度,就是你所有的片子涉及到什么东西都交由相关的部门,是要一起审的。我们以前是去电影局,现在是去中宣部,中宣部这边看了没问题就没问题了,不是这样的。你里面写有破案的,公安部要去审;你里面涉及宗教,宗教委员会去审;你写到涉及到民族的,就去民委会审,所有的东西都跑不掉,尤其我相信这一点柯峰导演会比较感同身受,对,都会很麻烦。


尤其是像《我不是药神》这种,它是要受药监局的监管,它恰好卡在了药监局新局长还没有上任的那几天,它真的就是可能晚一两天,药监局这边一句话,可能我们都看不到这部片子,因为所有的任何一个部门都会想要说,我得给我的部门树立一个好的形象,我不能让老百姓觉得这锅全由我们来背,它自己是要形象的。大家也都明白,它是没有任何一个部门愿意去承担这个责任,实际上就这事对我们创作人员来说是非常绑手绑脚的一件事。所以大家能想象说在这么严苛的环境之下,《我不是药神》,它还能写到这种程度,它到最后基本上做到了,谁也没得罪,但是我还把我想说的,我想写的,我想抨击的,批判的东西都放了进去。


八、故事的主题对于剧本和电影的作用是什么?

“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核心非常要命的问题”


目前国内的很多制片人,就是你们去聊的时候,他们大部分都在给你们聊故事,他不会想从人物出发,他也不想从什么,他就想知道你这个故事究竟讲了一个什么事儿。他们也不会说,因为我跟一些好莱坞的一些制片人也合作过,我发现他们有一个非常好的一点是他不会一上来跟你聊这个故事的,他就问你说,请告诉我你这个故事讲完了之后,你想讲的是什么?就是你最好能用一句话去总结出来你这个故事的主题是什么,这个东西是非常要命的。因为我真的好好几次被问住,因为我说不清我想说的是什么,这就说明说你那个故事其实他讲的不到位,就是不够精准,就是你到最后讲完之后,你想让大家感同身受的一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就他一定要用一句话来总结出来。


我就拿《后来的我们》去总结。这个电影不是说先有故事后有主题,是一上来导演就定好了主题,我要做的就是一个爱情电影,用一句话总结就是:后来的我们什么都有了却没有了我们。就这一句话,就是你会在讨论故事的过程中反复,你必须就时时刻刻你写每一场戏的时候你都得记起这句话,我就是你写这场戏的目的到底有没有利于你最终通向那个重点,就是这个路有没有跑偏,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核心非常要命的问题。


当然也有一些老师或者什么的你们会听到一些我不希望主题先行或者怎么样的,我希望是这个故事灵感给我的启发什么样的。那也没关系,那个故事给你灵感启发,但你写完这个故事你仍然要告诉别人说你讲这个故事的目的是什么?你会发现所有的好莱坞电影就是你喜欢看的那些商业片《飞屋环游记》了、《寻梦环游记》了。尤其是动画片,动画片是最简单,你不会觉得故事有多复杂,但是你看完之后你一定有一句话就是在电影中的某一个在关键时刻说出的那句话,就是那句话,那就是全篇的宗旨所在,都一定能找到那句话,但是反观我们国内,实际上在这一点上是非常多的,看完这个片之后觉得这个事我也讲完了,但是它实际上没有什么值得回味供你感受的东西,这实际上是我们很多创造中很多创作者缺失的东西。



版权所有:华语国际编剧节

内容整理:李琪